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五月妖的日记之~那死去的爱情_0

五月妖的日记之~那死去的爱情
      
   
    2005年7月9日 星期六 晴
    看快要结婚了,未来老公很宠我,我每天像只快乐的小猫上窜下跳的,因为对结婚的各种事宜都不太清楚,便打电话问做了9次伴娘的菲。
    没说几句她便停住了,然后说:“你知不知道耳雨结婚了?” 我忽然说不出话来。耳雨是我曾经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男人,从我17岁开始到22岁的春天。
    “好多人都说她老婆是谁都能睡的婊子,说那么好的房子让那种女人住真是傻冒!” 她补充着,菲是很少讲别人不好的女子,我很意外。
    半晌,我才有力气说话:“是那个叫J娜的女孩子吧?”
    菲似乎很惊讶: “你知道了?”
    “ 4个月前有个同事告诉我他们在恋爱,我想应该是她了” 。。。
    我忽然很难过,讲不出为什么。回想起从前。。。。。。
    耳雨是在我高中时参加晚上的补习班认识的,他英俊,好学,干净,多才,善解人意,大我4岁,在电信局工作,连属相都是我最喜欢的龙!他总像个懂事的大哥哥常常送我回家。与我同路的两个女孩和我一样暗恋着他。后来我知道他父亲早逝,母亲改嫁至远方,所以才被送到新疆的这个小城,寄住在叔叔家。他极懂事,很善良,写一手好字,那时候我妈妈一直都很感谢他每晚送我们这些小女孩回家,得知他的身世就认他做了干儿子,他很高兴,和妈妈同样属龙,两人说起话来还颇有些母子得模样。从那时起,我开始叫他“耳雨哥哥”。
    那几年,他暗恋一个叫张英的美丽女子,那女子是我当时见过身材最好的姐姐,绝对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型。耳雨追求她大概有2年多,也得知她抽烟喝酒有男友,却仍是痴心不悔,有次情人节送她一条白金项链被退回后不久那美丽女子就去了上海,从此消声匿迹。那时候我常常接到耳雨失意时打来的电话,无论是深夜几点,我都做一个忠实的听众,静静听他的故事。。。我为这样一个痴心的男人感动。
    日子就这样过去,我如愿的上了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另外的这个城市,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有我这个年龄的大多数女孩子没有的收入。他仍然在那个小城生活,工作上也有了提升,每年假期我都会和他见面,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喜欢他的。
    后来听说他谈了女友无数,最后选了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同居着,那女人姓白,可是名声也不太好,大概年轻时也是美女,过。我第一次见她应该是在龙年的春节,耳雨带她来我家拜年,我叫那女人“嫂子” 。
    我始终觉得那女人配不上他,耳雨学会了酗酒,不停的沾花惹草,我在千里之外的这个城市都能听到有关他的绯闻,我也会难过,甚至有点失望,我甚至更希望他和那姓白的女人安静的生活。
      
    再见耳雨已是2002年的春节,春节前夕我在北京出差,每晚耳雨都会打电话过来与我聊天,有几次快要聊到天亮。
    他问我,我们这是在恋爱吗?”我说不是,他笑,问如何才叫恋爱?我说:“起码拉手才叫恋爱吧!”。。。
    “那等你回来一定要拉你的手!”我们都呵呵的笑了。。。。。。
    年三十我回到那个小城,我们迫不及待的见面了,他带了礼物来我家看我,我莫名其妙的头晕,而且是真的晕,恍恍忽忽的感觉,他说他心紧,紧的厉害,竟然也头晕,我知道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从小到大,他是第一个让我头晕的男人,次日他拉了我的手,我们算是恋爱了。
    他告诉我他和那姓白的女友已分手,他和她没有爱,他说他爱我,一刻患者怎么了解北京中科中医皮肤病医院地址怎么走不见我就想我。他带我去他的单位将我介绍给他的一些同事们,告诉他们我是他的女朋友。我们手拉手走在大街上,他的手不停的出汗,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和我在一起就心紧,头晕,感觉生命里注入了新的血液,每天都像新的一样,对生活都无比的热爱了。。。我陶醉着,却不敢想将来,毕竟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彼此都有各自较为满意的生活和收入,想要为这份爱情牺牲一方都是残酷的。我也常常对他讲:“我觉得这一切象做梦一样,也许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我们不在一起了,我都不会后悔,只要你这一刻能真心对我我便很满足了。”有时候他会用手摸摸我的头说:“其实这么多年你一点也没变,还像个小孩子,我这么喜欢你,怎么会不在一起了呢?”
    不久,我的假期结束了,我怕看见彼此分别的惨状自己悄悄的走了,后来再打电话他没有接,而后就关机了,我以为他生我的气,也很是内疚,次日凌晨一点多他用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电话,感觉带着痛苦的酒意:“喵喵,我想你的很。。。”电话断了,我急忙打过去---“喂?哪位?”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了一有种不祥的预兆
    “你好!我是喵喵,请问耳雨在吗?”
    “我想,你找耳雨不该找到我这里来吧?我是小白。”
    我愣了:小白?他们不是早就分手了吗?。。。忽然间我知道自己输了,想起和耳雨在一起时的情景,眼泪瞬间涌了出来---我早就应该想到他还有一个女人,有几次路过他家,他也没有提出去他家坐坐,有一天中午他没有如约接我,我打电话过去后听到电话旁有个女人在骂我“卑鄙”,后来耳雨说:“那就是小白,一个很没有修养的女人!那天我让她来我家拿走她所有的东西,她正在气头上。别和那种人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我便信以为真了
    我擦掉眼泪说:“小白,你好!耳雨呢?”
    “他喝多了,你有什么事情给我说吧!”。
    我不语,她说话很快,马上又问我:“你和耳雨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兄妹还是恋人?!”
    我忽然觉得这问题很难,良久,我说:“小白,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
    “误会?你就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吧?从前你可是叫我‘嫂子’的!”
    我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头已经懵了,我说:“我们以前是兄妹关系,后来是。。。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喵喵,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耳雨就是这样一个喜欢沾花惹草的人,前一阵不是和小钰吗?后来又是和×××还有××。。 你不知道我平时对他多好,我每天像个仆人一样给他穿鞋,洗衣,做饭,收拾房子,他最后还不是又抱着我说‘老婆,还是你最好!’”
    “那么,我那天给他打电话你在一旁骂我卑鄙,你不是去他家收拾东西的吗?”
    “收拾什么东西啊?耳雨说的吗?他真可以!不瞒你说,那天我们正在一起睡觉!”
    我傻眼了,突然开始憎恨耳雨,我几乎不相信他会舍得骗我,我们情同手足那么多年,他怎么忍心用欺骗来改变曾有的情谊,我甚至更希望他还是我的“耳雨哥哥”,我还是像从前一样默默的喜欢这个待我像亲妹妹一样的好哥哥,刺心的痛开始扎遍我的全身,令我窒息,那一刻我如同掉进冰窖里痛不欲生,我不相信我是被耳雨欺骗了。
    不知是什么心理,我说和耳雨之间没有爱情,什么也不是,我根本不会和耳雨继续下去,我回到我的城市会有我新的生活,我在这个城市有很多追求者,根本不会留恋他。那一头部白癜风什么症状头皮颜色会比周边粉红吗刻,我和小白像个朋友一样相互发泄着。
    后来几天,耳雨疯狂的打电话给我,而我却再也不想接,他发短信说没有骗我,他爱我,求我接他的电话。我已经绝望了,对这个唯一能令我头晕的男人,彻底的绝望。我换了手机号码,想开始我新的生活。那时候,每当我想起耳雨,就会写信给他,每封信都会令自己感动的落泪,却一封也没有发。
    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也以为自己真的忘记了,我让自己快乐的生活,努力的工作,又回到大学里去修了门法学,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他是律师,参加全国首届司法考试考了全州第一名,他是优秀的,我喜欢好学而上进的男人,我们很快恋爱了。他很疼我,我一直过着甜蜜而幸福的生活,被爱包围着的我每天像只快乐的小猫上窜下跳的。
    直到今日,听到耳雨结婚的消息我才明白,人世间有种东西是你永生都无法忘怀的,即使那爱情已死。于是,我才会静静的落泪,在博客上写了一天的日记,我想说:“耳雨哥哥,希望你和J娜能白头偕老!”其实我还想说些什么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给了我健康的肌肤,只是现在我有点哽咽了,喵喵困了,想睡一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