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遍地黄金

           遍 地 黄 金

    

  在生活中,有飞来横祸、也有飞来横財。我想,没有人想飞来横祸,但对于横財,我相信很多人都存有幻想,我也一样,只要留心一下,横財在生活中总是不断出现.

    一天,我吃完饭没事外出溜达,有个三十几岁民工模样的男人站到我面前,问:“大哥,这附近有邮局吗?”我説:“有,就在面前。”我以为他听了就会往前走,谁知他跟着我一起走,边走边問:“我想寄点東西,不知方便不方便?”我説:“方便”,他显得犹犹豫豫地説, :“我要寄的東西可能不好寄。”我开玩笑地問:“什麼東西,毒品呀?”那人靦腆地笑了:“那儿呀!不是,不是”!“那是什麼?”我再問他。這時他拉着我转过身,样子挺神密,手从衣兜抽出、伸开,好家伙,竟亮出一個金灿灿的金元宝。

    説实在,那一刻我确实睁大了眼,因为我从没見过真正的金元宝,但也就那一刹那。

    那人看着我説:“大哥,看你是个实在人,不怕跟你説实話,我在建筑工地干活,前天挖出一坛子這个,你看,金子,有十几個,我也不搞不清,坛子里还有一張紙。説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張又黄又旧的纸来,我接过一看,上面写着的意思是:某年某月某日,为躲避共走出抑郁困境的原则是什么产党清査,挙家轻身出走,家財分藏于地下、此处埋金无数、日后如能取出、当分给谁谁等等,字是繁体,墨跡陳旧,真象是出土文物。

    “大哥,你看這是真的吧”,那人诚恳地看着我。我説:“像是真的”, “那这一個能值多少钱?” “説不准,反正不是小数”,我这皮肤白斑扩散跟性生活有关吗一説,他倒显得为难了:“你看我是个打工的,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大哥,你見识广,不如就交给你吧”!“给我?”我一脸惊讶地望着那人, “是呀!我拿这么多東西也没法变成钱,不如你兑点現钱给我,给点儿就行,反正我也是白来的”。那一刻,我青春期的彷徨是正常现象真的想笑,但我強忍着説:“多少钱一個?”那人想了一想,心一横説:“你就給700元就行。”我説:“太多了,我身上没有这么多”, “500也行”,我没吭声,見我犹豫,他又説:“算是交个朋友,200元,你拿走”。我就在自己口袋里摸呀摸,摸了半天,摸出一張10元的票子,説:“10块钱,反正你也是白来的。”那人看着我发愣,而我却微笑着,他想了想最後説:“得,就算你运气好”,説着就要拿钱,我説:“10块钱4個”,那人立刻怒色上脸。我就笑:“你肯定不换,這金元宝太值钱了”.那人转身就走,我説:“錯了,邮局在那边”,他不理我。

    

联系方式:(Email)wangfan138@163.com|(OICQ)15032095|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