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人间八月天

人间八月天
  

  人间八月天

  ——醉生梦死

  

  

  January:Colour

  如果这个城市有一种颜色,对我而言它会是什么呢?

  也许是绿色,因为这儿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小麦和玉米;也许是黑色,因为肥沃的土地养育了那些豪放的人民;也许是蓝色,因为我记得第一次踏上这座城市的那天天空有一种近乎透明的蔚蓝,明亮而刺眼。

  但是所有人都更会认为那是白色吧。这种这座城市独有的颜色,会让它在一月的夜空下发出圣洁的光芒。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成长,可能每个人也都曾经忧伤。在我们的成长中有快乐,有悲伤,有爱,也有恨。我们用各种感情颜色在青春的生命里尽情挥洒,想描绘出一幅爱情或友情的美丽图画。可是当一切激情褪后,最后我们才发现只混合出了一种白色,一种空荡荡的颜色。

  我们什么也没留下,却什么也没得到。

  Februaryike

  现在回想起来,我高中交了不少朋友啊。一中有一些,四中有一些。有一些朋友对我真的很好,一些朋友我也很珍惜。喜欢的人呢,好像也有吧。高一的时候有,高二的时候也有,至于现在,就不知道了。

  自己好像越来越糊涂了啊,连自己有没有喜欢的人都不知道。

  其实主要是我现在不知道喜欢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是雨夜中路灯下的守候?还是无时无刻想念的心痛?感觉这只属于遥远的某个年代,某个我们都还对这个世界充满幻想的年代。

  那时的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可以轻而易举的考上名牌大学,然后在图书馆里找书的时候邂逅自己的另一半,就算中间有第三者插足,感情有过危机,最终也会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这只是我们幻想的爱情版本,还有友情的,事业的,等等等等。

  可是事实上,我在图书馆找书的时候,基本上不关注我旁边或对面的人是男是女,除非他或她长得实在是奇形怪状。

  我们的生活本来很简单,可以顺着最笔直的轨迹走下去。可是好事儿的小作家们就是喜欢编出个山盟海誓,让我们盲目地去学,最后硬把生活给弄复杂了。

  因为生活太过平淡,所以我们追求浪漫。也因为浪漫太过虚幻,所以注定要把平淡的生活搞乱。

  二月是要过春节的啊,自己一个人在家放放鞭炮看看电视挺好,要是我女朋友非要拉着我出去在冰天雪地里堆堆雪人玩玩浪漫,我可受不了。

  March:Helpless

  觉得自己也不算一讨人厌的人啊,怎么就老有人看不上眼呢?

  先说某些人吧,我跟他们也没什么冤没什么仇啊,好歹曾经有过一段共同奋斗的岁月。尽管自己当时有点儿幼稚,但也不至于怎么的吧。见了面酸溜溜的,好像我是个逃兵似的,在祖国建设最需要的时候上了贼船。

  最近你们那儿没出什么乱子吧。

  没,没,没。(我必须得赔着笑)

  我们最近很忙啊,不像你们那么轻松啊!

  是,是,是。(我怎么就没发现我们轻松到哪儿去了?)

  你们也考试啊?

  嗯。嗯?(我们怎么连这么点人权都没有了)

  可怜的人儿啊!同情你们。

  ……

  好歹我也是个人不?虽说这三月的妇女节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得捍卫一下自己的权利啊。

  所以要在精神上渺视!在外表上嘛,就不表现出来了。

  Apriliary
白癜风医院详谈影响治疗时间的因素
  记得在2004年4月的某一天,我在日记本里写:突然发现学校里的花儿快开了,也突然发现有人关心自己,心情变得很不错。

  唉,这逝者早已如斯了,哪来的什么昼夜啊。当年关心自己的人,如今连面儿都见不着了。想想,心还是有点拔凉的。

  小城就这么大,你来我往也就不远距离。可是我们都挺懒的,这你懒得来,我也就懒得去了。

  本来刚回来的时候我还挺殷勤的,电话费没少花,还得预约着去见面。现在我比谁都懒。想让我离开电脑跟前,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上床睡觉,要么去死。

  反正有相片,懒得见或不想见就别见了。也老大不小了,七十二变不到哪儿去。

  Mayedicate

  五月劳动节嘛!我也就只有受苦的命了。

  曾经的我也没少劳动啊,端茶送水的事儿可没少干。买根黄瓜,都得往下掰一半。贡献了自己的热情,也贡献了自己的MONEY。

  可问题是,从不领情,我也没招。

  现在想想,自己也挺没趣的,吃多了撑的。

  June:Young

  以前老想说自己是小孩儿,怎么怎么天真,怎么怎么单纯。其实就是一大尾巴狼,装呢。弄得自己跟个羊似的,想往羊群里混。

  羊群里其实也没几只羊,而且自己也没搞清楚里北京中科华北中医医院微信号是多少边到底是羊还是狼。

  现在让我评价,就俩字:装嫩。

  唉,没办法啊。谁让当时自己的旁边有一位被所有人都当小孩儿看的人呢?你说我这不装一下,不显得生分了嘛。人家都快拿着气球在六月初奔着儿童节过去了,我这儿怎么也得活泼不显老点儿吧。

  是,是挺活泼的。真是愉悦了别人,辛苦了自己啊。自己一挺不喜欢动的人,还得去压马路。

  现在看看,还是吃多了撑的。

  Julyeave

  Weng跟我说我还是蛮帅的。

  我一直想问她是夸我呢,还是埋汰我呢。

  Weng说主要是你身边有一帅哥,就显得你绿叶了。

  所以嘛,我得离开红花,自立门户。

  好不容易七月放假了,清闲啊。

  August:End

  其实两年前给板报(好歹也是一平面媒体)写过一篇同样题目的文章,那时的心情与现在真得有很大不同。那时的自己总希望付出就有回报,自己在乎别人多少,别人也会在乎你多少。

  现在想想,挺可笑。

  记得那篇文章的最后一句是“人间,八月,艳阳天。”

  Weng还一直跟我说干脆用“艳阳天”当她笔名算了,怎么说也有她名字里的一个字。我当时就对她说了一个字:俗。

  嘿嘿,自己又何尝不俗呢?当时的自己又哪儿做到了洒脱呢?

  今天写一篇同样题目的文章,只想在这个季节里祭奠一下那个八月的记忆。那些回忆陪我走了三年的路程,让我在那个压抑的夏天感到了快乐。我甚至认为自己不会再孤单,因为终于有了人陪伴。

  不属于我的永远都不属于,无论我怎么挽留,也无济于事。

  过了三年,一切也就淡然了。其实自己早就想通了,只是偶尔还会有点难过。有些事根本无所谓忘与不忘,当时间一年年的过下去,白癜风的食物治疗方法那些较好也就真得不剩下什么了。

  说想忘记的人恰恰是记得最真切的人,说永远忘不了的人也是几年后最容易忘掉的人。人老是喜欢和自己开玩笑,一会儿说忘不了,一会儿说想忘掉,最后真得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三年前的文章的第八节叫“To be continued”。

  现在叫“All is over”。
返回列表